FANG_Bruce

文渣画渣样样渣
墙头多多还是多
横批:动画狗的秃头墙头生活

无名之书

本质上是瞎胡写,算是一个忽然降临在脑海里的脑洞
写完了也不知道写了什么,我不知道loki为何而死,而我唯一所知的是我很想念他,我希望thor也很想念他。

以下正文





他,来到了这里。

欺骗者loki,变幻者loki,被诅咒者loki。

“毁灭者loki——”

loki听到树下有人这么叫他。

urd抬起明亮的眼睛望着他,丰满莹润的嘴唇里吐出的话却让他惴惴不安。

“——你是要来追问以前那样的命运之事的吗?”

Verdande叹息着,放下了手里的圣水,

“诡辩者loki,你为何不安于现在?为何要追寻过去——”

“又为何要窥探未来——”

Skuld苍老枯槁的面容朝向loki,混沌不堪的眼中却又带着清明的目光。

面对Norns的质问,loki陷入了沉默,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在这里。

他想知道过去,看看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他想瞧瞧未来,看看自己为什么会在这。

“啊——”,loki微微的扬起了下巴。欺骗者的银舌头在嘴里轻轻的弹了一下。他感受到了乌尔达圣泉湿润的空气冲进了他的肺里,然后从他的嘴里飘了出来藏在他肚里的那个词。

“我的兄弟。过去我为他而来,将来我也为他而来,现在,我当然还是为他而来——”

urd拿起了大网,又开始了编织。

“交错的线条是过去,是现在,也是未来。”

“你真的要看吗?”

诡计之神微不可查的点了一下头,出卖他的,是尖尖的头盔上,流转的光。

“嘶嘶——”被撕裂的疼痛感不停的从嘴部传来,奇异的灼烧感刺激着loki的大脑,大家的笑声似乎一刻也没有落下的样子,还不停的追着他。

loki不知道自己跑了有多久,又有多远,他只是不停的跑着,直到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他喘着气——不是用嘴,这让他有一些难受,可是没办法,他的嘴被矮人brokk给缝上了。当然,摁着他的还有他的兄弟,thor。

那不是我的兄弟!一定不是!

loki在心中嘶吼,在心中悲鸣。他的父亲无视他,他的母亲和众人一起讥笑他,他的兄弟和别人伙同——欺辱他。

有那么一瞬间,loki在心底问着,他向神问到,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然后他便被灼热的疼痛给烫醒,仿佛被太阳流下的汁水烫伤一般。loki松开了紧抓着丝线的手,鲜血从嘴边淌下,可没有所谓的神回应他。

这不是偶然——

有个声音这样回应他,幼稚的声音里带着得意。

“为此我必须要杀死你——”

高高的塔楼上,那是loki的容身之地。破败,什么都有,但却什么都没有。陪着loki的只有一只渡鸦。

“我知道你是谁,你是loki。”

渡鸦的眼睛转了转,开口道“loki已经死了”

“你不是loki”

“我是!我当然是!”loki怪叫到,“否则索尔为什么要把我带回来!?”

“良心,是良心,他的兄弟死了,他的良心承受不住啦——”

渡鸦嘎嘎的叫着和loki对峙,

“他只是为了自己的良心过的去才这么做的,他是为了他自己,不是为了你——”

“闭嘴,你这该死的乌鸦!!”

听了loki的话,渡鸦笑得更加恶劣了。

“你不是loki——loki才不会这样说,他不爱任何人,哪怕是他的哥哥,他只爱他自己。”

渡鸦的眼神里仿佛淬了毒液,闪着幽绿色的光。loki哪里不知道这只渡鸦的真实身份啊,

它分明就是loki——分明就是自己。

loki把脸埋进手里低声的啜泣着,他分明记得thor在浩瀚宇宙中对他的呼唤,他记得thor是怎么把他带回来的,他也记得在众人怀疑他时,thor是怎么维护他的。

所以他不相信那只臭乌鸦的话,他害怕那样的loki。

当然,他依旧记得自己说过什么,他曾祈求thor,如果自己变坏了,就杀了他。

可是thor没有答应。

噢,多么愚蠢的决定,loki想,我都已经害死母亲和父亲了。当然,实际上远不止这些人。

loki想过,这一切是为什么。

“为什么?” nidhogg重复了loki的问题,“如果真的有原因,那大概是叫'命运'的东西。”

站在世界之树下,loki从未有过这么直观的感受——世界正在毁灭,在nidhogg的口下。

盘踞在yggdrasil根部的黑龙张开了他的嘴,锋利的牙齿上沾满了毒液,“是命运——”

它闪着光的眼睛看向loki,“你懂得命运不是吗?就像你知道为什么没有神能听见你的祈祷一样。”

loki很清楚自己交出宇宙魔方的时候在想什么,他很清楚,就像nidhogg说的那样,他知道为什么没有神能听得见他的祈祷一样。

他看向了thor,他的兄弟,他最后的亲人,有时候他很难弄清楚人们之间的关系。像他和frigga,和odin,他很清楚他的位置,唯独除了thor,他不知该如何对待。

他还是这么傻,loki想,他什么时候能为自己多想一些,明明打不过thanos却还要逞强。

loki知道自己无法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从他在Asgard拿到了宇宙魔方的时候他就知道,所以他把魔方交了出去。在那之后他去找了所谓的'命运'即使他无法抵抗,他还是要试试。

而现在,他回来了,他想收回那句话,

“I assure you brother,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loki走向了thanos,他说,

我,loki,Asgard的王子,odinson,Jotunheim的国王,恶作剧之神。

loki明白,他走向的不是thanos,而是命运,他甚至能够看到urd、Verdande、skuld在向他招手。

如他所想的那样,他没能刺向thanos,甚至练他的皮肤都没有划伤。

然后他被命运扼住了咽喉。

他又感到了那种痛苦的感觉,像太阳的汁水浇灌着他,灼烧着他,他无法摆脱这种痛苦。

神啊,救救我,他又这么下意识的想,但是他转瞬又记起来他是知道的,没有人会回应他。

odin说过的那句话忽然在他耳边响起,

“我们不是神,我们和人类一样——出生、老去,然后死亡。”

于是他心头挤出一丝雀跃,但是淹没在他痛苦的表情里。

“you will never...be a god.”

然后他听见了一声脆响,似乎是他脖子发出的声音。

loki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面前站着的是urd、Verdande、skuld。

三姐妹看向了他,良久,她们问他。

你为何而来?

loki想了想,说,

我为我的兄弟而来,从前是,将来是,现在也是。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