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G_Bruce

墙头多到你想想不到想产文但是文笔渣死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拿到这个道具就觉得很像Eric的那个武器所以来了一个哈哈哈哈!

爱笑的小猫咪运气都不会差!

p2是动图(也不知会不会动emmm

【虫绿/parksborn】失明梗

失明梗二更

上一部分走主页吧

如果大家反应好的话我就写肉


还有海上七日和为人十载都请走主页

实在不想做链接了。。。


以下正文




“我其实还好,但是你要是累的话我们就休息。”


“这里的餐厅里有冰箱,我想喝果汁了——你要是想喝的话也可以倒着喝。”

Peter去了餐厅打开了冰柜的门,放眼望去里面都是些液体,纯净水果汁什么的,唯一的一些固体可能就是面包片了。

于是Peter就这么问出来他心头的疑问,“你的三餐怎么解决的?”Peter拿装了果汁的玻璃杯碰了碰Harry的指尖,示意对方接过果汁,感受到了凉意的指尖先是瑟缩了一下,然后才接住了果汁。照顾到Harry不能视物的不便,Peter并没有将果汁接的太满。Harry从沙发上滑下,坐在了柔软的地毯上,小口小口的啜着果汁。Peter并没有选择喝果汁,到是倒了一杯白水喝了起来。


“一日三餐是有人做好送来的,喂饭的工作要你来做的——”


听到要自己来喂饭,Peter怔了一下,然后看向了Harry,对方仍然在小口的喝着果汁,凉凉的杯子把他的手指冰的红红的,柔软的头发低垂着还能看到时不时扑闪着的睫毛。。。


意识到自己的意识正在跑偏的Peter赶紧打住了自己开始变得有些奇怪的想法,一仰头把杯子里的水喝完。这时Harry也把果汁喝的差不多了,他抬手把杯子递给了Peter,歪靠在沙发上想着些什么,而Peter则是把杯子拿到了餐厅去洗干净放好。


等Peter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一幕:Harry坐在地上,斜倚着沙发,头一点一点的。

“Harry,”看到这一幕的Peter轻轻的走过去在Harry身边蹲下,“你困了吗Harry?要不要回去睡?这里应该会有点凉。。。”


听到了Peter声音的Harry,支着头定了一下,然后伸出双手向着Peter的方向环了过去。忽然环上来的手让Peter有些意外,以至于他条件反射的向后缩了一下,不过他很快就停了下来,乖乖的让Harry环上了他的脖子。对方凉凉的手贴在自己脖子上,但Peter觉得自己有点——

“你好热。。我困了,把我带到卧室的床上去。。二楼右转第二间。。”

Peter正想说些什么,但是Harry已经枕在他自己的胳膊上开始睡了起来,并且环在他脖子上的手隐隐的有开始滑落的趋势。Peter不敢再犹豫,一手环着Harry的背,一手穿过他的腿窝把Harry抱了起来。


Harry真的好轻,这是Peter抱起对方后心里的第一个想法,他感到对方轻飘飘的像一张纸。但即使是这么觉得,Peter也依旧小心的抱着Harry,把他带向了卧室。

来到Harry的卧室,出乎意料的,Harry的卧室很亮堂,巨大的落地窗外面是一个露台,连卧室的窗子也是,不像客厅的那么不透光。整个屋子感觉要暖一些,不像外面那么凉。


Peter把Harry轻轻地放在了床上,然后拿起了羽绒的薄被给他盖上。Harry触及到柔软的床铺还翻了个身咕哝了一声。

这下Peter是真的手足无措了,接下来他该干什么?

最后挣扎了好久,Peter决定就呆在这间卧室,以防Harry醒来有什么需要。然后他坐在地毯上拿出了手机开始浏览一些社交网站,最后,又转回到了自己开学之后打算做的项目上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没过多久吧,总之,当Peter抬头看到阳光洒在床上正在睡眠的人的侧脸时,他无意识的拿起了手机把眼前这幕拍了下来。



“叮——叮——”

听到了门铃的声音,Peter急急忙忙的从二楼跑了下去,打开了大门,外面站着的是一位中年男子。

“噢,您好——”

“您好,您一定就是代替管家先生来照顾Harry的了。”

“对,是的,我叫Peter,PeterParker。”

“你好Peter,我是Harry的营养师,叫我Alex就好。”说着,Alex扬了扬手里的餐篮,里面放着新鲜的食材和一些水果。

“今天要为Harry做的是牛排,为了方便他的进食我会提前将它切开,你的餐和他一样,不过你要不要也切一下?”

“ah——如果可以的话,那就请切吧,会比较,方便一些。。”

“好的,”Alex拿出了一张食谱看了一下,“餐后的甜点,就水果和一些其它的。。。”




在Alex着手开始做午餐的时候,Peter回到了Harry的卧室里。此时太阳的光线已经斜在一边了,床上的人被笼罩在一片淡淡的阴影里。


虽然Peter很想让床上的人再睡一会,不过他必须要起来吃饭了。

“Harry,醒一醒——”

出乎意料的,Peter只叫了一声就把Harry叫醒了。对方自己从床上撑了起来,然后摸索着坐在了床边。Peter上前蹲下扶住了Harry的腿,结果对方忽然挣了一下然后一脚把自己踹开了。。。


“噢——”

“Peter?是你?”

在床上的Harry犹豫不定的问着。

“是我,Harry,我想帮你穿鞋来着。。”

“对不起,Peter。。。我不是故意的,还没有人给我穿过拖鞋。。。”Harry的语气中带上了浓浓的愧疚,“。。。你有没有受伤?”


“嗯。。。没有。。”Peter感觉了一下,Harry的力气并没有多大,而且地上铺着特别柔软的地毯,他也没觉得哪里受伤了。


“那这次我帮你穿鞋,你别再踢我,嗯?”Peter问着Harry,“不了,我自己可以找到的,”Harry着急的沿着床边踩来踩去想找到他的拖鞋,可是踩了好久都没有踩到。看着一脸焦急的小少爷,Peter露出了微笑,拖鞋当然是在他手里了。


还没来得及将嘴角的笑意收回来,床边的小少爷停下了动作,“那你穿吧,”然后自暴自弃的伸出了自己的脚。Peter笑着把拖鞋穿到了对方的脚上,然后带着Harry来到了餐厅吃午饭。

Alex已经把午餐做好了,看见从楼上下来的Peter和Harry,和他们进行了简单的寒暄就离开了。于是Peter开始了他的喂饭活动。所幸牛排并不是什么难喂的食物,他只要慢慢的将它送进Harry口中就好了。没有出乎意料,这次喂饭还是很成功的,除了在吃花椰菜时,Harry有些小小的不乐意罢了。





tbc.

虽然发现的有点晚了毕竟三天没刷ins。。。。。但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看见这个心脏停跳了啊啊啊啊啊啊真的不来搞陛下吗啊啊啊啊啊

【虫绿/Parksborn】海上七日

哇这段时间好忙,之前是运动会,这几天是考试和做结课作业

实不相瞒我又参加了舞台剧打算和大家一起冲今年的ChinaJoy的决赛2333333

真的希望如果能进决赛的话去上海出harley的cos!!!!

所以这段时间还是会更的慢啦(其实就是懒吧哈哈哈。。

喜欢的希望可以留下评论呀,我更的慢是慢但是不会坑的啦~~

好了以下正文~——————————————


第二日第二幕

Harry在felicia的帮助下换着礼服,繁复的花边使他难受,不过他现在没空思考这些。

“felicia,我的画具是不是在船上了?”正在帮他整理衬衫的felicia抬头看向镜子里的Harry,“怎么了?你要画画吗?大晚上的?”说着停了一下仿佛忽然懂了什么一样的说,“难道你又想到了什么撩妹的技巧?嗯?”看着felicia一脸的坏笑,Harry无奈的说,“你知道的,我不怎么喜欢和那群姑娘呆在一起,她们总是很吵闹。。。”

“那你是想干什么?我们伟大的艺术家要把手脚伸向宴会的场景了?”felicia拿来了绣着繁复花纹的外衣,示意Harry抬起胳膊来穿上它,Harry则是看着那件衣服很嫌弃的说,“我非要穿这件不可吗?它看起来很令人不爽。”

“不,你没有选择,这是夫人的搭配,况且你从来不自己选衣服,”felicia抬起了胳膊把衣服给Harry套了上去,然后绕到了Harry身前帮他整理扣子。

Harry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有什么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felicia?你受伤了?”看着felicia后衣领极下露出的一小块红色的瘢痕,Harry问到,“你后背上看起来有一块——”

“是过敏了,”听到Harry的问话,felicia头都没有抬的回答了他,“船上有一种涂料使我过敏,昨天我不小心靠在了那面墙上,所以就过敏了。”说着,felicia转身绕到了Harry身后整理他的衣摆,“你也要小心不要随便的刮蹭到自己,不然会你说不定也会过敏的。”

听到felicia的嘱咐,Harry点点头,可是他还是觉得哪里有些奇怪,正想再问,却被felicia的话打断了,“你要画具是吗?我这就去给你取吧?”“哦,对,好的,你去取过来吧,不用打开了,直接把画箱提过来好了。”“好的,那你在这稍等。”felicia把Harry换下的衣服收拾好了放在篮子里,然后向门口走去,她打开门刚探出半个身子却忽然又扭了回来,“还有,Harry少爷,不要乱跑——”

转眼间来到了宴会时间,Harry陪伴在母亲的身边和各位贵族们交谈着。

说是交谈不过Harry觉得傻子都能看出来他们这是要攀附Osborn家族了——一个个贵族都带着他们的女儿,也有带着儿子的,不过带着女儿过来的是何居心也不需多说了。

一晚上,Harry都没怎么主动说过话,也没有主动看那些女孩子们。尽管她们都像饿狼一样猛盯着Harry,Harry也不为所动,他知道的是他如果回了对方什么眼神,可能对方就会死缠着他不放了。

好一阵子过后,终于把一圈的人都会见完了,Harry感觉自己头都要大了,他放下了一直拿在手里的酒杯,对他的母亲说,“母亲,我有些不适,想去甲板上吹吹风。。”“噢,我的爱——”奥斯本夫人闻言放也放下了酒杯,将手抚上了Harry的脸颊,声音充满了焦急与担心,“你感到怎样?需要医生吗?”Harry将手心抚上了母亲的手背,“没事的妈妈,我可能是不胜酒力。。”奥斯本夫人又交代了几句,便赶忙让Harry回去休息。

Harry在felicia略带质疑的眼神中走出了宴会厅,当然,一出门他瞧四下无人,就跑了起来。

他先是回到了卧室把礼服脱了下来,然后换了一件常服,然后把felicia找出的画箱提了起来。

他要去赴约了。

Harry向下层的甲板走去,一路上静悄悄的。当他下到甲板上时,一眼就看见了在远处等他的Peter,Harry快步的走了过去。

“hey,Peter,晚上好。”

“晚上好Harry——呃,你拿的是?!”Peter看见了Harry手上的画箱,欣喜的问到。

“yeah~你没有猜错,是你想的那样。。”Harry弯下腰把画箱搁在了地上,然后蹲下打开了它。Peter也赶紧蹲下,眼神激动的在Harry和画箱之间转来转去。Harry打开了画箱,给Peter一一展示着。Peter非常开心,Harry能看出来,对方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小星星,看向自己的时候,眼中亮闪闪的。

“大概就是这些,你记住了吗?”

“嗯,大概记住一些了。”Peter抚摸着画笔光滑的笔杆,抬头看向Harry,“谢谢你,Harry,谢谢你——”

被这么谢着,Harry着实有些不好意思。小少爷的脸不自觉的有些发烫,他知道自己一定是脸红了,都怪对方的眼睛太亮了,还总是盯着他看。

“。。。也没什么好谢的了。。我们不是朋友吗。。”Harry不自觉的就说出了朋友这个词,就连Peter也小小的惊讶了一下。

“但我还是要谢谢你Harry,谢谢你把我当朋友。”

Peter温柔的看向Harry,Harry不好意思的都不知道把眼睛往哪放了。对方的眼神是如此的真诚,让他感到措手不及——和那些宴会上带着目的的眼神都不一样,Harry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我怕我母亲来找我。。”Harry合上了画箱,然后站起来对Peter说,

“如果。。。”

“如果什么?”Peter问到,

“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还是这个地方,我会早些来这,我们还可以聊天。。”Harry越说声音越低,他看着Peter,看着笑在他脸上慢慢绽出。

“我当然愿意了,Harry。”






tbc.

【虫绿/parksborn】海上七日

第二日

第一幕



Harry急匆匆的在甲板上奔跑着,仿佛是在逃离什么诡异的场景。而事实上他的确是在逃离一个诡异的场景——他被困在了甲板上。

Harry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在甲板上了,周围的人依旧说说笑笑的,丝毫没有在意Harry的困境。

Harry已经在甲板上转了好几圈了,他除了在甲板上哪也去不了。宴会厅、下层船舱、上层船舱,无论他打开了某扇门还是上下了某段楼梯,最终来到的地方都是甲板上。

海风还是那么凉爽,渐渐的,里面裹挟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雨滴,Harry感觉到了这些雨滴,他抬头看去,天是晴的;他又低下头,海面平静的像一面镜子,毫无波澜,只是暗的什么也看不清楚。

Harry再次把头转向背后的人群,他们依旧叽叽喳喳的说笑着,不过这次Harry发现,他们在讨论一个人。

那些说笑声,很奇怪的,Harry并不能听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是他清楚的意识到那不是简单的说笑,那是讥讽,是谩骂,是一把把看似无形实则锋利的刀,而这些刀子都指向了人群中的那个人——

Harry努力的挤过人群,他看见了站在中间的Peter。他大声的叫着Peter的名字,但是对方并没有抬起头的意思,只是一直低着头。

Harry还在疑惑着,他想向Peter走过去。

在他刚抬起脚的那一瞬间,他听清了周围人的声音。

“只是个奴隶而已——命又不值几个钱”

“真是猪猡!事情做不好还要浪费我的粮食!或许把你转手卖出去还能捞回一点本。。”

“真无法想象他们肮脏的血液里带着些什么!”

“。。。”

Harry的心几乎要揪成一团,他看着Peter,他想要对那些口出恶言的人大喊,可是他什么也做不了,他张开了自己的嘴,但是绝望的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他开始推搡着挡在他面前的,一个个面带高傲的,轻蔑笑容的贵族们,奋力的推开这些冷漠的人,向Peter走去。可就在他快要碰到Peter的时候,Peter动了。他忽的转身向船的一侧跑去,那些围观他的贵族们纷纷躲开了他,像躲开了什么可怕的瘟疫一般。

然后,Harry就眼睁睁的看着Peter跳下了船。

Harry踉跄的跑到了船舷边上,海面依旧平静的和一面镜子一般,依旧深不见底。他看不见Peter,他什么也看不见。

想都没想的,Harry撑着船舷奋力一跃,跳了下去。

入水的感觉像是滑入了一块丝绸。Harry眼前一黑什么也看不到,他的双手胡乱的抓着,试图以这种方式来探寻到Peter的踪迹,可是他什么也没有抓到。

忽然间,Harry感到自己不受控制的向上浮去,海面离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Harry终于浮上了海面,但是他几乎稳不住自己了——海面已经不复刚才的平静,此时天空电闪雷鸣,海面上充满着惊涛怪浪。那艘游轮在Harry的前方不远的地方,在海面上颠簸着。

Harry奋力的向前游着,希望能先上船,可是他停住了——一片滔天巨浪向游轮袭来,那游轮就像是被舌头卷进了一张无底的大口。

就连Harry自己也被卷了进去。









“Harry少爷?Harry少爷——”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Harry睁开了还有些迷茫的双眼。

“Harry少爷,你该起床了,今晚的宴席你必须出场了,今晚是和各位家主的见面。。。。”

Harry听着felicia的声音,揉了揉自己的额角,出声打断了她的话,

“我是睡着了吗felicia?我怎么不记得——”

“是的,你当然不记得,你睡了一整个午后加下午——可能已经睡傻了,还有,你连窗户都没关外面又下雨了——”

Harry闻言透过窗户向外看去,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海面虽然起伏的更大了,但并没有很可怕。

“哦,那可真是——”

felicia看向了正在看向窗外的Harry,“怎么了吗少爷?”

“没什么,”Harry摸了摸自己的袖子,“我刚才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tbc.

这是我妈今天讲的,她一个不看动漫动画连高中都没上完我看个番都要说我幼稚的人竟然和我想法一样!!!!!woc我妈是文化人啊!!真的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

【虫绿/parksborn】海上七日

虽然这么说有点不道德,但我还是想剧透,就是要剧透!!!

Peter的家人包括Peter落得如此下场都是门肯害的!!是门肯!!!

啊说出来爽多了!!!



第一日      第二幕

“别挣扎了,我又不会伤害你——”大眼睛的奴隶拍了拍身上的小少爷,语气很是诚恳,“而且你这样挣扎我有点扛不住你了。。”

Harry听见对方这么说,犹豫了一下便没了动作。

大眼睛的奴隶带着他走出了底层的船舱,正顺着黑黑的楼梯向上爬着。听着奴隶们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远,Harry才慢慢反应过来。

“你。。”Harry迟疑的问出声,他还有些怀疑,“。。为什么要救我?”

扛着他的大眼睛奴隶脚步顿了一下,然后就弯下了腰把他放了下来。忽然被放下来让Harry感到重心不稳,长时间向下充血的大脑也因此产生了一阵晕眩感和胀痛感,他本能的扶住眼前的奴隶,来保持自己的平衡。

Harry直到胀痛的感觉消失掉才睁开了眼——那个大眼睛奴隶正认真的观察着他的状态。两人之间靠的极近,对方的大眼睛在黑暗的环境下还看起来亮亮的。Harry不自觉的向后挪了一点,把手从对方的肩上拿了下来。

“其实我听到你白天的话了,”对方忽然开口,“我想,你应该也不是故意来下面找茬的,再说就你一个人,我们要是真的对你做些什么也太不‘人道’了吧。。”眨巴了眨巴自己的大眼睛,奴隶不好意思的把手在衣角搓了几下,不过太暗了,Harry没有发现他的这一小动作。

“我叫Peter,PeterParker,”Harry被对方突如其来的介绍搞得很疑惑,不过他还是握上了奴隶的手,“Harry,HarryOsborn,我。。”Harry想说些什么,但是他仿佛被噎住了一样,他觉得此时说什么都不对。

该说什么呢?‘我很同情你们,觉得很对不住’‘我想我应该减轻你们的负担,奴隶也是有人权的’哦,还是说‘我无意把你们当成货物卖出去,你们也是人,不是吗?’诸如此类——都不合理,势必会导致尴尬。

Harry脑子里滚过无数句话,但是现在这些都是些废话。

也不知道Peter是不是看出了他的尴尬,只听Peter开口到,“我知道你,我常常听到各位贵族提起你的名字,可我从未见过你,”Peter放下了Harry的手,Harry感到手心凉凉的,他已经紧张的出汗了。

“在他们的描述里,我总感觉到你和他们不一样。。”

和他们不一样?和别的贵族不一样吗?Harry很是疑惑。吃喝玩乐他哪一样不精通呢?各类贵族的课程他哪一样又不和他的朋友们一样讨厌呢?Harry想不出他有什么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

看着Harry疑惑的样子,Peter笑了一下,他侧过身子越过Harry,示意对方跟他走。

“虽然不是贬义词,但是那些少爷们说你天真、单纯,而且似乎生活在某种刻意的保护之下——”Peter这么说到。

刻意的保护之下?Harry觉得越来越迷糊了,他不感觉自己有被刻意的保护啊?他疑惑的看向Peter,可Peter只是一直向前走着。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我——”

“你没有属于你的奴隶,你身边侍候你的人,不是奴隶,那是拥有比奴隶更大自由的仆人,可是你没有属于你的奴隶——”

奴隶,自由。这两个词好像忽然给Harry带来了什么刺激一般。

他对奴隶抱有的态度是和其他贵族不一样的,但是Harry自己从未意识到这点。经Peter这么一提醒,他也发现了,他身边从未有过哪个奴隶。

Harry忽然冷的一哆嗦,他抬起了头,他们已经到了甲板上了。

远处的海面被笼罩在一片黑暗中,回荡在他们耳边的只有一阵阵的波涛声。

“我从不觉得奴隶们,会是很。。”Harry抬头看了看Peter,他发现对方也在看他,于是他把目光收了回来,重新投向远处的大海。“我从不觉得奴隶们很下贱,很抱歉我会这么说。并且我从未和奴隶们有过什么真正的接触,你刚才那么一说,的确像你说的那样,好像我的那些同伴们也总是在我面前回避那些关于奴隶的话题。。”

“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但我从未在意。”

“我也经常疑惑,为什么人会有三六九等,为什么有些人一生下来就必须做这样的事。”

“如果是我呢,如果我不是生在贵族的家里,我又会怎么样呢?”

Harry一口气说了好多,Peter在静静的听着,一言不发。Harry不敢抬头去看对方,他觉得他说的话可能会伤害到对方吧。

“我起先也不是一个奴隶,”Peter忽然开口说到,“我的家庭本来很幸福,很普通,可是后来。。”

“后来来了一场瘟疫,我的父母都死掉了,只剩下我。”

Peter拉住了Harry,“这边有点冷,我们到那边去。”两人顺着船舱走着,来到了一个背风的地方,在这Harry觉得暖和多了。

“我家的房子,后来被贵族们强占了,我没有办法只好把自己卖了出去,当一个奴隶。”Peter接着说到,“从一座城市到另一座,直到今天,到了这里,又要到另一座城市。”Peter望向茫茫的海面,那里依旧黑漆漆的,让人总感觉隐藏着什么一样。

“听起来很。。。”Harry犹豫着没有说下去,可Peter却把它接上了,“很不幸,我知道,但是这又有什么办法呢?也许是上帝的旨意吧。”

Peter微笑着看向Harry,Harry也微微笑起来看向他。

这天晚上他们谈了很多,各种各样,Harry以前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和一个奴隶讲这么多话。

“其实,在没有变得很落魄之前,我是很想学画画的,”Peter向Harry说到,“我很喜欢那些颜色,很好看,我也很想留住那些美好的回忆。”

“噢——你竟然喜欢那些,我不是特别感兴趣,不过也算是一门课程,”Harry顿了顿说,“你想要画具吗?我可以送你一套啊!”

Peter睁大了他本来就很大的眼睛,不可置信到,“真的吗?我可以有一套画具吗?”“当然,你当然可以有啊,就——明天怎么样?明天的这个时候,大概这个时候,我们再见面——”不知不觉的Harry就说出了什么约定,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Peter却一点头的答应了,“当然,不,我是指,我很乐意——哦天呐我都不会说话了,我是说,谢谢你。”看着Peter开心的样子,Harry感觉自己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那就,明天见?”

“好的,明天见。。。”

也不知道是谁先起步后退,总之Harry自然转过身的时候,看着上层的船舱散发出来的暗暗的灯光,心里还有些不可思议。

“Harry!”听到了Peter叫他的声音,Harry扭过头去,“晚安了!Harry!”远处的Peter挥舞着手对他道了晚安,一个晃动就隐没在了远处的黑暗里。

“你也是,晚安。”过了好久,Harry凝视着黑暗的远方,小声的说了出来。

tbc.

【虫绿/parksborn】

失明梗

之前写的

写很久了但是不知道怎么继续下去嘻嘻嘻

所以先丢上来吧。。。

以下正文


暑假又到了,Peter又要去打工做兼职了。

“梅婶早——”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Peter来到了饭桌前。桌上是梅准备的早餐,Peter拿过一片吐司,叼在嘴里翻动着桌上的报纸。“怎么样,Peter,找到心仪的兼职了吗?”梅拉开凳子坐下问Peter,“唔,暂时——没有,”Peter认真的翻动着每一页,仔细的看着,但依旧没有让他觉得感兴趣的兼职。

这个夏天太热了,他并不想到太阳下面暴晒着。况且,缺水的感觉他的确不喜欢。

看着Peter认真找兼职的样子,梅拿出了一份报纸递给了Peter,“看看这个吧,一份算是看护的工作,”梅当然知道Peter的脑袋瓜里在想什么,“看起来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眼睛失明——”。

Peter拿着那份兼职看了起来,梅说的没错,那是个有钱人家,这从地址就可以看出来,那是一个富人区。另外,对方开出的报酬也非常的丰厚。“要照顾的人是个男孩,对方想找个男护工。”
Peter喃喃的说道,“你觉得我可以胜任吗梅婶?”梅看向了Peter,不可置否的说,“那当然了pete,我可是教过你的,况且这不比平常的病人难照顾。”

最终Peter还是决定要去试试这份兼职,毕竟不晒太阳什么的真的是很美好。他按广告上的电话打了过去,接电话的是个女士,对方告诉他明天上午就可以去面试了。

第二天上午Peter早早的就出发了,但莫名其妙的堵车让他迟了些,等他气喘吁吁的敲开对方的门并进去时,只见到了一个抱着文件夹的女士。对方看了一眼表,又看着他说“还好,也不算迟到,算是踩在点上了。”

“PeterParker对吧。”

“是的,女士。”

“叫我felicia就好。”

在简单的交流过后,felicia将Peter带到了书房的办公桌前,在示意对方坐下后便开始问一些更细节的问题。

“以前做过这样照顾人的事情吗?”

“做过的,以前有帮忙照顾过病人,并且我的家人也有做这方面工作的。”

“嗯,有经验最好,你是上高中吗?”

“呃,其实我上大学了已经。。”

听到Peter这么说,felicia愣了一下,“大学吗,”felicia笑着说,“看不出来,你很小。”Peter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那么你修的是什么专业?”

“科学。”

听到这里,felicia拿起笔在纸上写下了什么,

“那你可能要辛苦些了——”

felicia带着Peter出了书房,“我去叫一下他,”然后向楼上走去,Peter才认真打量起这个房子。

屋子里并不算明亮,也许是屋子的主人并不需要多少的光线。整个屋子都是灰色调的,让Peter觉得有点冷冰冰的,这倒好,Peter想,不用怕毒辣的太阳了。可能是为了考虑到主人的不便,这里绝大部分的地板都铺着柔软的地毯。

felicia上去的有一会了,许久不见下来。Peter正望着窗户出神,楼梯上这时传来了脚步声。

felicia走在前面,她的身后跟了一个少年——原谅Peter看不出来对方的年龄了,最起码他长的真的很小。

对方在felicia身后跟着,扶着楼梯上的扶手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

正是大热的天,这房子里温度虽然还算适宜,但是对方却穿着长袖长裤,捂的严严实实的。

felicia在等他下楼后扶着对方的胳膊把他带向Peter面前,期间对方没怎么抬头,Peter只是看到了栗金色柔软的头发垂在额前,鼻子小小的,还有尖尖的下巴。

“Peter,这是Harry,你要照顾的人。”felicia轻轻的摇晃了一下Harry的胳膊,示意他和Peter打招呼。

在Peter的视角看来,对方是颇不情愿这样的,这让Peter感到有点尴尬。

不过还好,对方还是抬起了头并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Harry。”他抬起了头,向着前方。

Peter知道他看不见,可他此刻多希望Harry是可以看见的啊——

他感觉自己就要溺死在那双蓝眼睛里了。


被烈日的余温炙烤过的热浪强硬的裹住了他,这让刚从宅子里走出来的Peter打了个寒战,也让他清醒了一些。他转过头看了看身后的宅子,和自己进去的时候并没有区别,但是Peter觉得自己有了变化——

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恋爱了!

虽然自己并不是外貌协会的,Peter这么想着,可是对方真的是好看到让每个看见他的人都心头一跳。

他的思绪又飘回到了Harry向他伸出手的那一刻。

他沿着对方苍白,瘦的不像样的手向上看去,在腕关节的尖尖上打了个圈,然后就不可避免的陷入了那双眼睛里。

那双眼睛茫然没有焦距,当然,对方是个失明的人,怎么着也不会有实质的视线会聚焦在自己的脸上的。这时Peter注意到对方眨了一下眼睛,像是有些困惑的偏了一下头,Peter这才如梦初醒的握上了对方的手。

“你好,Harry,我是Peter、PeterParker——”Peter感觉自己的舌头都要打结了,他忽然有点说不出话来。他感到自己像是忽然变成了一个毛头小子,鲁莽而又冲撞,尽管他并没有冲撞到Harry,相反,他非常礼貌,可Peter就是有这种感觉。他还能感到自己忽然发烫的脸颊和耳尖。

天啊,那里一定红的不像话了,Peter这样想着。

“那么,接下来,是你们独处的时间。”felicia忽然开口说到,“现在开始到下午的六点是试用阶段,所以Parker先生,你要开始照顾他了,按他的要求来就好。”

“噢,是的,好的我明白了,我是说——好的我明白了。。”Peter.口不择言.Parker如是说。

felicia就那么走了出去,留下了Peter和Harry在屋里,听到了关门的声音,Harry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就顺势跌进了一旁宽大的沙发中,整个过程让Peter觉得他像是没有失明的那样自然。

“很惊讶?”Harry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他似乎是知道Peter心中所想。“felicia说,你有过照顾病人的经历,但我肯定,你没照顾过残疾人,尤其是像我这样的瞎子——”

“事实上房间里的这些摆设都没有动过,我已经很熟悉了,在行动上到是没什么不便的,这你大可放心。”

听着Harry的话,Peter挠了挠头,不解的问,“那我需要为您做些什么呢?”

听闻Peter的话,Harry笑了起来,“就像felicia说的那样,我说什么你做就是了,今天下午可是试用期啊。”

看着笑着的Harry,Peter只是看着他——天啊,这个少年真的是太好看了,他就是天使。

然后,天使开口对Peter说,“先为我读书吧,就在前边的桌子上那本诗集,”然后他顿了顿头朝着Peter的方向转了过去,“不需要用‘您’来称呼我,叫我Harry就好了——”

这是一个漫长的下午,Peter先是为Harry读了有一段时间的诗,而Harry就蜷缩在沙发上静静的听着。

这项活动是这么停止的。

Harry在沙发上忽然抽动了一下,衣料和皮质沙发所产生的声音让Peter警觉的抬起了头。“。。。。。Harry?怎么了吗?”

“我听的有点累了,我想你也累了。。”











先。。。tbc.







十六叶:

不想小声BB了只想大声嚷嚷

对最近刷的那句“十年了,终于有人挡在Tony身前保护他了。”

真的超级反感

这一路上难道托尼就是一个人走过来的吗?

托尼不是钢铁之躯,他的朋友们也不是。

但是伊森为了他能逃出去选择了给他掩护

钢一里小罗一直在沙漠里寻找他,才有了托尼被发现被救下的可能

钢二里小罗为他而面对军方等机关的质问

并且还选择替他穿上战衣去面对军方

小辣椒跟哈皮更不用说了

他们能在钢二里冒着生命危险去给托尼送战衣

钢三里面就算是托尼把战衣给了小辣椒,她也没走反而护住了他啊



因为他足够好,所以他才会拥有那么多和他一样美好的人与他并肩前行

Tony一直不是孤身一人

他一直有他的朋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