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光无敌最俊朗

【斯哈】小短篇//什么?!教授养了一只绿眼睛的小黑猫!?//8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hhhhhhhhhhhhhhhhhh更新更新!!

可是不太好意思高考完之后有点断片写不太出来emmmmm好难过!!!

憋一点是一点吧,就这样吧emmm

文笔渣勿嫌弃,感兴趣的可以从头开始看,不长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爱的分割线___________

哈利醒来时发现自己在斯内普的房间里内先是舒了一口气,然后就把自己埋在被子里开始思考 。

“从记忆的碎片来看,那个抱着母亲尸体的人就是斯内普。”哈利这么想着,可是他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斯内普会抱着莉莉放声痛苦呢?

哈利陷入了短暂的沉思。卧房里安安静静的,空气中飘散着一股若有若无的魔药味。

就在这是,门外的脚步声把他从神游中拉了回来,不过好在外面的人并不打算进来的样子。

门外,邓布利多和斯内普走进前厅。

“抱歉西弗勒斯,给你添麻烦了。”邓布利多略带歉意的说,“我好像不该让西里斯来见哈利。”

“哈,阿不思,你没必要和我说这些,你答应过我,保护他——”斯内普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僵硬,“可你总是将他置于危险之中。”斯内普背对着邓布利多,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已经失去了莉莉,我不可以再失去他——”说出这句话后,斯内普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我能问一句吗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微微低头 ,复杂的目光越过镜片看向斯内普,可语气听起来不容置喙,“你对哈利,你喜欢他,或许不是那种简单的喜欢了。”

“这么久了,还是为莉莉在保护着他吗?”

“always”短暂,轻声,仿佛没有说过。

门内的男孩愣住了。

快高考了百天了啊啊啊啊啊啊又一年真的好快!!


所以,长弧吧高考后见(。・ω・。)ノ♡

又一次的教授养猫_(:з」∠)_

要考试了_(:з」∠)_

又加课了(눈_눈)

估计考完试可以更了(*/∇\*)

现在每天睡五个小时~( ̄▽ ̄~)~感觉身体被掏空。。。

最后占tag抱歉啊啊啊(*/∇\*)

【斯哈】小短篇//什么!?教授养了一只绿眼睛的小黑猫?!//7

妈的!我终于有时间!!写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斯内普赶到办公室时,屋内已经没有了两个人的踪影,只剩下空荡荡的药瓶躺在地上。

静默的站了一会,斯内普想起了之前给哈利施法戴的那个项圈。虽然随着哈利的变大项圈会自动消除,但是仍然逃不出魔法在被施者身上留下的痕迹。

“well”斯内普看着空气中一条几乎看不到的银色丝线,轻轻地说“这足以证明这家伙的饲者是谁。”

“为我带路--”


禁林里,

哈利随着西里斯的步伐闲逛着。

“西里斯,”哈利叫住了他的教父,“我还没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西里斯回头看了哈利一眼,“哦,哈利,邓布利多说他希望有人能陪陪你,身为你的教父,我自然是不二人选。”说着,西里斯在前方停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哈利,“而且我觉得你应该和我分享一些心里的事,”

“你还是个孩子,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应该还依赖着他们的父母,”西里斯温柔的注视着哈利的眼睛,“你应该有个可以信赖依赖的人。”

哈利愣愣的听着,可是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那句话上了,“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应该还依赖着他们的父母”。

这句话像是戳中了他一般,他整个脑子都只剩下这句话。

一瞬间,多年来的委屈全部涌上了心头,于德斯礼一家和在学校的种种遭遇都在提醒着他,他无父无母。

因为心里的剧烈变化虽然没有表达出来,但是不停耸动的耳朵和摇摆不定的尾巴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看见了这些的西里斯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引起了这只小猫的情绪,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Harry,my boy,”西里斯走上前去用手抚摸着哈利低垂的头,“forgive me ,please.”

众多的情绪涌上心头,复杂的让哈利不知如何开口,他只是不安的,无意识的摆动着尾巴和耳朵。

“我,我明白,西里斯。”哈利开了口,却不是很知道如何接下去,于是便说起了最近困扰他的一些事,比如一个梦。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但是应该是母亲死去的时候的记忆,”哈利慢慢的回忆着,努力的想要记起那个梦的细节,“被魔咒击碎的房间,满地的碎片,女人的尸体,还有。。还有。。。”还有一个黑袍的男人。事实是如此,但哈利并没有说出口,他觉得,那说不定就是那个男人,那个总是一身黑袍,眼神阴郁,头发看起来总是油腻腻的男人。

“还有什么!?”西里斯急切的问着,仿佛是觉得那个未知的元素就是招来伏地魔,致波特夫妇于死地的元凶。

“我——不记得了。。”思考再三,他还是说出了这句话,然后看着西里斯失望的表情暗暗心虚。

“讲讲你在墓地发生的事吧,哈利,”西里斯略带试探的问到,如果哈利表现出什么不乐意的话,他会立马转移话题。

出乎意料的是,哈利犹豫了一下便说了起来。

回忆起当时的状况,哈利还是觉得那种感觉萦绕不去。

阴森的墓地,

冰冷的石碑,

翻滚的不停的沸水,

黑魔王带来冰冷和痛苦的触碰,

我可以碰你了。

嘶哑又阴冷的声音似乎又在耳边响起,哈利不禁打了个寒战,这才发现禁林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冷了起来。

“西里斯你——”话还没说完,哈利就被西里斯捂上了嘴拖到了一颗高大的树后,吓得他大气不敢出。

“摄魂怪,”西里斯轻轻的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不过肯定是冲我来的。”放开了怀中的男孩,西里斯看着哈利,“拿出你的魔杖,我说三二一,就向后跑,不要回头,明白吗?”西里斯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教子动了动头上的猫耳继而点了点头,就把他转了个身。

“好了,现在,三,二”手里抽出了魔杖,“一——跑!越快越好哈利!”然后转身就丢出了一个守护神咒。

哈利不敢回头的向前跑着,他相信西里斯可以和那些可怕的摄魂怪相抗衡,可是他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为什么禁林里会有摄魂怪呢!?

忽然,脚下一空,哈利失声的大叫然后摔在了地上。因为手不敢放开魔杖,所以胳膊肘狠狠的磕了一下,让哈利痛叫出声。刚刚站了起来哈利就察觉了不对。

四周的空气越来越冷,地上也慢慢的凝结了霜。

梅林的胡子!摄魂怪追了上来!

不知道西里斯怎么样了!!

哈利努力的要保持着注意力,准备随时使出守护神咒。

周围的冰霜慢慢停止了凝结,并没有摄魂怪出现。

当他正准备松一口气时,忽然感到耳朵上有柔软的东西拂过。

哈利背后一僵,紧接着,一张只有黑乎乎的洞的脸从上方垂了下来。

“exp——”哈利想要念出咒语但是为时已晚。

他感到一阵冰冷,快乐似乎在体内流失。

他又回忆起了那些不开心的记忆,

被欺负的,被嘲讽的,

还有,伏地魔愉悦的高喊,

女人的尖叫声——

“Expecto patronum——”就在他意识模糊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阵淡蓝色的光辉笼罩着他。

一个守护神,一头淡蓝色的母鹿轻巧的在他身边转了个圈,亲昵的拱了拱他的脸颊,然后直直的奔向了那些摄魂怪。

哈利感到寒冷在慢慢的退去。

在他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他又看到了抱着女人尸体绝望痛苦的黑袍男人,这次他听清了他口中含糊不清的嘶喊。

那是和刚才听到的声音一样的低沉,只不过其中充满了悲伤和绝望。

那个男人喊的是一个名字,

“Lily——”

关于教授养猫

不知道啥时候开始上课都上到十一点半了

一直没时间打开lofter

放心吧我不弃坑

但是可能考试前都没法更文了。。。。

最后占tag抱歉qwo

窝一定会回来的(*/∇\*)

又一次关于教授养猫

     没错,我开始了苦逼的。。。






     写生,

      每天肥来累的直接睡着,QAQ可能过几天更吧owo

【斯哈】小短篇//什么?!教授养了一只绿眼睛的小黑猫!?//6

     这文我已经越写越多了,然后今天又有了个新脑洞。。。

     我是不是没救了owo


     校长办公室内。

     “西弗勒斯,这一天还是到了,”邓布利多缓缓的度到办公桌前的凳子上坐下,“伏地魔开始了行动,你要知道,哈利现在的处境不容乐观,”他把手并在一起撑着自己的下巴,斯内普站在办公桌前背对着他不知在想些什么。

     邓布利多把视线从斯内普的后背上挪开,眼珠不断的动着,伴随着高速的思考,“我们还不知道哈利和伏地魔的真正联系,西弗勒斯,预言说,他和伏地魔必须死一个,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哈利有什么可以使伏地魔惧怕的地方,就像一年级那样——”

     “阿不思,够了,那种所谓爱的魔力已经不存在了,”斯内普背对着办公桌向前走了那么一步然后停了下来,“波特已经说了重生的伏地魔已经可以触碰他,”说着,他顿了一下,十分懊悔当初自己对邓布利多的建议,“现在的他对伏地魔还有什么威胁?伏地魔杀他简直轻而易举!!”

     “那如果,有种可能,那男孩必须死呢?”

     邓布利多看到斯内普的背僵住了。

     接着,斯内普转过身来看着邓布利多

     “什么意思?”他脸上带着些不可置信,

     “我是说,”邓布利多思考了一下说,“伏地魔和那个男孩,谁都不可以留下——”

     听到“谁都不可以留下”,斯内普猛的上前把双臂撑在了办公桌上,压低了身体直直的盯着邓布利多,“阿不思,”他的声音带着微不可察的颤抖,“你说过,保护他不受伤害,”

     “yes,西弗勒斯,为此你付出了你的所有,”邓布利多睿智的蓝眼睛对上了斯内普深不可测的黑眼睛,想要探查斯内普的想法,而斯内普只是咬紧了牙陷入了思考。

     办公室里安静的可怕,唯有福克斯在梳理着自己的羽毛。

    “Im sorry,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开口,“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你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一切。”斯内普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我没有害怕阿不思,我只是,只是——”斯内普哽咽的说着,“你是想说为了莉莉吗?别再执着于此了西弗勒斯,”邓布利多看着斯内普,“你要承认,你对这个男孩的感情已经远超过莉莉了——”

    听到这里斯内普的眼神变得茫然了起来,许久的思考后,他吐出了一个词,“也许,”

   没错,也许。斯内普这么想着。

   连他自己都没发现,即使那张脸再怎么像詹姆,他还是愿意盯着他看,只因为那双绿色的,像极了莉莉的眼睛。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有多在乎那个男孩的安危。

   
    看到斯内普这样,邓布利多转移了话题——“你打算什么时候让他变回来?”

    斯内普动用了大脑封闭术来稳定了自己的情绪,“我已经熬好了药,但是波特的情况比较复杂,我认为,我还需要一些时间来实验。”

    “哦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带着一些歉意看向斯内普,“恐怕我们会有麻烦了——”

    斯内普的办公室内,哈利正在努力的把自己套在衣服里,并且努力的要把尾巴藏在衣服里——“别这样哈利,别藏了,”西里斯站在一旁面带笑意的看着哈利,“够了西里斯,”哈利满面通红的低声说到,藏在头发间的一对毛茸茸的耳朵时不时的抖动着,“我就应该阻止你给我灌药,”这下我怎么出去见人!?哈利咬着自己的嘴唇想。
  
     没错,哈利变回来了,但是还保留着猫耳和尾巴。一样的罪魁祸首带着歉意的笑容对哈利说“哦宝贝儿,我并不知道你除了被下药还被施了咒啊,不过你这样很可爱——”

【斯哈】小短篇//什么?!教授养了一只绿眼睛的小黑猫?!//5

      二十四号出去写生owo
    
     于是乎就忙了一整天
     
     一直在买买买
     
     好心疼自己的钱QAQ
     
     mdzz还把自己眼镜框压坏了
     
      现在只觉得心好累QAQ

      对了还搬了寝室,感觉身体被掏空owo

     所以说,这文我就慢慢来吧owo

     ——————————

      并没有顾忌太多事,当斯内普把哈利放在桌子上的时候,哈利就猛的扑在了食物上。

      无视了斯内普一脸想要开口给他个恶咒的表情,哈利一边吃东西一边动着他的耳朵听着周围关于他的种种议论,耳朵不时的抖动着。

      感受到了来自教工席的慈祥目光,哈利抬头看去,邓布利多正带着笑意看着他 扬了扬手里的酒杯,而哈利也有礼貌的欠了欠身,摇晃着尾巴表示友好。

      早饭结束后,斯内普带着哈利准备去上课,然而路上却被邓布利多叫住了,“哦西弗勒斯——”邓布利多看着斯内普又看了看哈利,“我想我有些事要和你谈谈,早上的课我已经替你换掉了,这些事很重要,我希望你能把哈利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比如你的办公室。然后我们再来讨论这些事情。”

      斯内普听着邓布利多的这些话,眼里闪过一些什么情绪,然后他顿了一下说:“我想——这些事是时候谈谈了。”说着,他和邓布利多的目光同时转向了哈利。

    
     哈利被带回了办公室,不过他无暇顾及其他。

     邓布利多在斯内普转身之后对扒上斯内普肩头的他眨巴了一下眼睛,哈利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不过直觉告诉他有事要发生。

     听到门外有什么声响,哈利警觉了起来并竖着耳朵仔细听着,绿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门口。不过当门被打开,出现了一个毛茸茸的黑色大型毛团时,哈利愣了一下,紧接着,他开心的,迫不及待的,扑到了那毛团的身上——没有想象中的毛团,哈利落入了男人的怀里,然后他抬头,绿眼睛对上了灰蓝的,带着笑意的眼睛。

     “喵——”西里斯!

     西里斯把怀里的哈利用双手举了起来不断的打量着他,“我看看,我亲爱的教子,”西里斯脸上的笑意更深了,“你变成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小甜心哈哈哈——”

     忍住了想要一爪子挠上去的冲动,哈利发出了一阵阵不满的叫声。

     西里斯已经不像他刚从阿兹卡班中逃出来时那样落魄了,比起之前凹陷下去的两颊,现在的西里斯看起来气色好了不知道要有多少。

     西里斯放开了手,任由哈利在他的脖颈处蹭来蹭去的,让他感觉痒痒。他一只手托着哈利一只手不断的在斯内普的办公室里看着,“哈利,你想变回来吗?”西里斯的目光最终定格在了柜子角落的一瓶魔药上,看起来,那瓶药是新熬的,“我想,不让你变回去实在是太麻烦了,而且,药已经制好了为什么不喝呢?”

关于斯哈小短篇教授养猫

这几天手机抽风owo一直打不开LOFTER
也没写文QAQ还杭州洛阳来回跑QAQ
我看看是不是周日再更ow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