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说要有光无敌最俊朗

墙头多脑洞大文笔渣,不过我会坚持!!!

【斯哈】小短篇//什么!?教授养了一只绿眼睛的小黑猫?!//7

妈的!我终于有时间!!写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当斯内普赶到办公室时,屋内已经没有了两个人的踪影,只剩下空荡荡的药瓶躺在地上。

静默的站了一会,斯内普想起了之前给哈利施法戴的那个项圈。虽然随着哈利的变大项圈会自动消除,但是仍然逃不出魔法在被施者身上留下的痕迹。

“well”斯内普看着空气中一条几乎看不到的银色丝线,轻轻地说“这足以证明这家伙的饲者是谁。”

“为我带路--”


禁林里,

哈利随着西里斯的步伐闲逛着。

“西里斯,”哈利叫住了他的教父,“我还没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西里斯回头看了哈利一眼,“哦,哈利,邓布利多说他希望有人能陪陪你,身为你的教父,我自然是不二人选。”说着,西里斯在前方停了下来,笑眯眯的看着哈利,“而且我觉得你应该和我分享一些心里的事,”

“你还是个孩子,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应该还依赖着他们的父母,”西里斯温柔的注视着哈利的眼睛,“你应该有个可以信赖依赖的人。”

哈利愣愣的听着,可是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那句话上了,“这个年龄段的孩子都应该还依赖着他们的父母”。

这句话像是戳中了他一般,他整个脑子都只剩下这句话。

一瞬间,多年来的委屈全部涌上了心头,于德斯礼一家和在学校的种种遭遇都在提醒着他,他无父无母。

因为心里的剧烈变化虽然没有表达出来,但是不停耸动的耳朵和摇摆不定的尾巴却出卖了他的内心。

看见了这些的西里斯似乎意识到了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引起了这只小猫的情绪,不过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Harry,my boy,”西里斯走上前去用手抚摸着哈利低垂的头,“forgive me ,please.”

众多的情绪涌上心头,复杂的让哈利不知如何开口,他只是不安的,无意识的摆动着尾巴和耳朵。

“我,我明白,西里斯。”哈利开了口,却不是很知道如何接下去,于是便说起了最近困扰他的一些事,比如一个梦。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但是应该是母亲死去的时候的记忆,”哈利慢慢的回忆着,努力的想要记起那个梦的细节,“被魔咒击碎的房间,满地的碎片,女人的尸体,还有。。还有。。。”还有一个黑袍的男人。事实是如此,但哈利并没有说出口,他觉得,那说不定就是那个男人,那个总是一身黑袍,眼神阴郁,头发看起来总是油腻腻的男人。

“还有什么!?”西里斯急切的问着,仿佛是觉得那个未知的元素就是招来伏地魔,致波特夫妇于死地的元凶。

“我——不记得了。。”思考再三,他还是说出了这句话,然后看着西里斯失望的表情暗暗心虚。

“讲讲你在墓地发生的事吧,哈利,”西里斯略带试探的问到,如果哈利表现出什么不乐意的话,他会立马转移话题。

出乎意料的是,哈利犹豫了一下便说了起来。

回忆起当时的状况,哈利还是觉得那种感觉萦绕不去。

阴森的墓地,

冰冷的石碑,

翻滚的不停的沸水,

黑魔王带来冰冷和痛苦的触碰,

我可以碰你了。

嘶哑又阴冷的声音似乎又在耳边响起,哈利不禁打了个寒战,这才发现禁林里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冷了起来。

“西里斯你——”话还没说完,哈利就被西里斯捂上了嘴拖到了一颗高大的树后,吓得他大气不敢出。

“摄魂怪,”西里斯轻轻的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在这,不过肯定是冲我来的。”放开了怀中的男孩,西里斯看着哈利,“拿出你的魔杖,我说三二一,就向后跑,不要回头,明白吗?”西里斯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教子动了动头上的猫耳继而点了点头,就把他转了个身。

“好了,现在,三,二”手里抽出了魔杖,“一——跑!越快越好哈利!”然后转身就丢出了一个守护神咒。

哈利不敢回头的向前跑着,他相信西里斯可以和那些可怕的摄魂怪相抗衡,可是他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为什么禁林里会有摄魂怪呢!?

忽然,脚下一空,哈利失声的大叫然后摔在了地上。因为手不敢放开魔杖,所以胳膊肘狠狠的磕了一下,让哈利痛叫出声。刚刚站了起来哈利就察觉了不对。

四周的空气越来越冷,地上也慢慢的凝结了霜。

梅林的胡子!摄魂怪追了上来!

不知道西里斯怎么样了!!

哈利努力的要保持着注意力,准备随时使出守护神咒。

周围的冰霜慢慢停止了凝结,并没有摄魂怪出现。

当他正准备松一口气时,忽然感到耳朵上有柔软的东西拂过。

哈利背后一僵,紧接着,一张只有黑乎乎的洞的脸从上方垂了下来。

“exp——”哈利想要念出咒语但是为时已晚。

他感到一阵冰冷,快乐似乎在体内流失。

他又回忆起了那些不开心的记忆,

被欺负的,被嘲讽的,

还有,伏地魔愉悦的高喊,

女人的尖叫声——

“Expecto patronum——”就在他意识模糊的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阵淡蓝色的光辉笼罩着他。

一个守护神,一头淡蓝色的母鹿轻巧的在他身边转了个圈,亲昵的拱了拱他的脸颊,然后直直的奔向了那些摄魂怪。

哈利感到寒冷在慢慢的退去。

在他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他又看到了抱着女人尸体绝望痛苦的黑袍男人,这次他听清了他口中含糊不清的嘶喊。

那是和刚才听到的声音一样的低沉,只不过其中充满了悲伤和绝望。

那个男人喊的是一个名字,

“Lily——”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