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G_Bruce

渣文笔的漫威女孩

【虫绿/parksborn】为人十载

前文请走

4


5.说实话我还没想好标题等想好了再改

任何人都无法预料事情的发展,更不用说Peter和Harry两个小孩子。然而事情就是这样急转直下。

“那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打击了,我的父母在一次空难中丧生。”

 

“显而易见的是,我当时并不懂得那对我的挚友也是同样巨大的打击。”

 

那是很平常的一天,最起码Peter是这么觉得的。他约了爸爸和他一起玩捉迷藏。

窗外的风在不停的刮着,有那么点风透过玻璃的缝隙钻进来发出了细细的哨声。Peter一边找着父亲的踪影,一边细细打量屋里的各个角落,到处散落着父亲研究时用的资料,他的工作证也随意的放在了桌子的一角。看到了窗帘下的鞋子,Peter开心的扑过去掀开,但没想到的是那后面竟然是个伪装的架子。虽然心头有一点点疑惑,Peter还是没有停下来,而是接着找了起来。他心里还在想着与父亲打的赌——最起码在进入书房之前他是这么想的。

可就在他不经意进入书房之后他就惊呆了。

Peter呆愣在原地,带着雨水的味道,湿润又带着冷气的风吹向他,他无意识的打了个哆嗦。

 

书房里一片狼藉,窗户破了个大洞,那让他感到寒冷的风就是从那里钻进来的。桌子上,地上,目光所能及之处均是一片狼藉。父亲母亲工作时所用的资料飞的到处都是,简直就像是被强盗洗劫过一样。

强盗,这个词就这么钻进了Peter的脑海里。他忽然慌乱起来,感觉非常的不安,这不安终于把他从呆愣中拖拽了出来——

“Dad,dad——”Peter的爸爸闻声赶来,在看到眼前的一幕后几乎是瞬间就行动了起来。他大步的跑到窗前先观察了一下外面的情况,在确认过暂时安全的情况下,紧接着他就把书桌里的抽屉整个抽了出来,像疯了似的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光,然后小心翼翼的在下方摸索着。Peter看着父亲的动作,只听见咔哒一声,抽屉的内层弹开来,露出了下面藏着的东西。

 

Richard现在的内心算不上平静,他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他翻动着手里的文件确认它们没有问题,在这期间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向Peter。

Peter,他的儿子,他唯一的孩子,此时的他脸上带着茫然,害怕,以及眼神里透出来的对自己的信任。Richard不敢想象,从今天后事情会变成什么样。他把文件塞进了公文包,又大步的走到了小黑板前把上面的公式全部擦掉。Peter的母亲听见动静也赶了过来,看见眼前的这一切,几乎也是愣在了原地,她看向了自己的丈夫,眼神中带着痛苦和他确认着什么。Richard微不可察的点了一下头,把手里的公文包交给了妻子,然后抱起了Peter。

“去找本。”他抱着Peter,手轻轻的抚着他的背像是要安慰他。

 

之后的一切,说实话,Peter记得不是太清楚了。他感觉在那天之后发生的一切既平静又混乱。他依旧记得那天在本叔叔家里,父亲母亲和叔叔婶婶的交谈,期间梅婶投来的安慰的眼神。自从那天后他再也没见到他的父亲母亲了。

 

“在那个年纪来说,死亡还没有在我的脑海里形成观念,但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忽然就懂了。”

 

Peter一连几天都没有来学校,Harry很是疑惑。

 

这天在上学的路上,Harry远远的就看见了Peter,他刚想和Peter打招呼,忽然发现Peter身边的人并不是他的妈妈和爸爸了。看着Peter低垂下去的头,Harry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去和Peter打招呼。

Harry是在课间找到的Peter,他远远的看着他叫出了声。当Peter抬眼看向他的时候,他甚至觉得有些陌生,那双总是充满着暖意的眼睛此刻暗淡无光。他走向了Peter,问他,“Pete,怎么了吗?”Peter看着Harry,又低下了头。一时间两人无话。

 

 

“我没有爸爸妈妈了。”那声音很轻,但是Harry还是听见了。他不敢置信的看向Peter,对方的眼圈红红的,但却始终没有落下泪来。

 

Harry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他下意识的抱住了Peter,想像当初的Peter一样温暖怀里的人。

 

今天的Peter一点都不温暖,如果我能温暖他就好了。Harry这么想着。

 

是因为那位像太阳一样温暖的夫人不在了的缘故吧。

 

Harry忽然觉得心里特别难过,他更加用力的抱着Peter,像是抱着他最珍贵的东西。




tbc

评论(2)

热度(29)